这晚真的是畅快,从中元开始,我就下定决心要拍大戏。匆匆的赶回家,来到剧台后,抓花旦,捕净丑。心跳加速,战战兢兢的踏入后台,顿时变得不怎么兴奋,原因在于都是一些过气的演员。

时来已晚,我错过了演员化妆,未能真正的拍到他们的真面目,那层厚厚的妆,已经焕然的让他们年轻二十几年。

粗茶淡饭又一餐,可想而知要维持戏班的生计并不是想像的富裕。社会就是现实残酷,过气的戏班自然会被淘汰,里头却没有看见年轻的接班人,十年后的我还能再拍大戏吗?

戏班在微观之下,也有辈分之分,花旦和丑的地位就能从梳妆桌和铁箱看得出,明显的是,小丑只能在角落头上妆。

闲聊能疏解心情,他们口音,话语能听得出不是本地人,带北腔。这个夜晚,我拍得很投入,快门频率很高,直到冲洗过程,太期待这一辑的画面。

如果以经验来说,她也许不会因紧张而狂抽,自我判定的两个可能:一,打发时间,二,习惯!

同台演出,守望相助,真情流露。

其实整个晚上,我都待在舞台后面,毕竟台前的那个三分钟,我比较在乎台后的十年功,和众人的表情和情绪。照片是真实的,所以幕后都不必要演戏。

定神养颜,小休一刻,明天待续。

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: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UA-6758842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