继续作画。福建大戏这个题材,我已经很有心机的谱好一段接一段的上画。
戏有上下半场(福建大戏。上半场福建大戏。下半场),都为彩色;幕后制作归于遗憾,分为黑白;不排除还有加场版,都是为福建大戏篇,分类的点子,伏笔。毕竟要我完成一卷35mm,[叁拾陆]张菲林真的有点难,所以还是120mm比较容易下手。

在[贰拾肆]张里头,拍得准确的约有[贰拾]张,自爽的这次失误都很少,满意自喜的过程中,烦恼来了!怎么选出最好的那张呢?同样的画面,我真的那么没信心的选择。

每个我留下的画面必定存在它的意义,她手抖着的去点燃那根瘀,咔嚓,咔嚓了几下终于点燃了,我也咔嚓的终于拍下了。人能多活几年,烟瘀相随的多伴几载。

好一招美人托睡的姿态,记得求学时,因课闷而不小心堕入冬眠,当时活该的被逮到,结果被老师罚了整整一堂睁眼托睡,撑着眼皮,手臂都麻了,手掌烙印在脸上,好该死的模样。

整个拍摄的过程中,光线充足,可是这台老相机的测光器却损坏,无法准确的测试光线,我也大概猜猜快门与光圈的胡来乱拍一场,到现在的我还是以直觉式的,去猜测快门与光圈的搭配。

就是乱来的关系,偶尔也会懵懂撞对,可是还是要感谢幕后帮我冲洗的大师,技术超凡,欲想冲卷好黑白,就去找找探探--未来先生。

人总是藏着个心酸的故事,那个故事都埋藏在自己最不想看到的深渊里--背后。自己看不透,别人也挖不到。

习惯性的把人物都往边拍,无他原因,只想保持那个足够呼吸的空间,舒服的把主题融入,如同水墨画般,维持一些空白的地段,让人无意的去想像,发挥思考。

想拍她的正脸,她知道被偷瞄了,却一直不把头扭回来,定着画面,大家互相的纠缠,到最后明显的是我输了。

当时代的变迁,很多东西都回变质,以前台戏要唱好,必定需要把好的嗓子,可想而知,有了麦克风就不如以前,沙哑的嗓子依然可以唱戏。

我发觉每个当独的画面,都是矛盾的。眼神中都呆着,可是心里想的是什么?我会读心术吗?读了她们的心,却能为她们做些什么?鼓励她们,继续走下去,保留和传承下去。

在等待出场前,的互勉和闲谈。心想她们卸了妆,仿佛如同安娣般巧舌如簧,她们却比一般的三姑六婆多了份艺术气质,显得格外的不同。

当晚接近拍摄的尾声,依依不舍的抽身离开,可是场面历历在目,步出后台却转身回来,反复几次。一直都想拍,然后更期望的把照片给回主人。我的心情如同她般无奈,她藏着疲惫般的无奈,我脚不自拔离开的无奈。

好一个愤怒的表情,经历了多少场他才能表现自如呢?

散场之后,卸下了浓妆,有几人还记得那出大戏的内容?还有里头的对白?或是里头的角色?我刻意的把灯拍入画面,可能并不怎么理想,我想每盏灯都代表一个演员,独自发光,群众就是发亮发热,毕竟我们都是生活在一个团体的生活里,孤掌难鸣,团结就是力量,舞台再大,也没人想看一枝独秀!

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:

4 comments

  1. 熟悉的陌生人 17 Oct ’10 at 11:01 AM

    Reply

    你这几张照片是用什么相机呢?:)

    • admin 17 Oct ’10 at 10:03 PM

      熟悉的陌生人:
      什么相机已经不是关键:)

  2. Evyan 6 Jul ’11 at 5:52 PM

    Reply

    看着你拍的,你写的,真的可以感动, 加油 :) 很喜欢你的作品!

    • admin 6 Jul ’11 at 5:58 PM

      Evyan:
      谢谢,你部落的照片是谁帮你你拍的?有些也很不错~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UA-6758842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