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来炭乡名不虚传,相似个蒙罩了一层层雾水般的仙境。第一次来到十八丁这个小镇的炭乡,感觉很舒服,制作炭的过程中,所冒出的烟幕确实如此的朴素,关于炭,也许很多人都不注意的小东西,可是它的存在却慢慢地消失。

只要忘记肮脏,在炭厂里行走,慢慢的看红树的细纹,工人们的劳力,才发觉原来一块块黑黑的木炭,从伐木砍树到高温烘干,多少步骤还是那么的原始,还是那么的费人工劳动。

制炭,每一天,每分钟都不能松懈,在烘干的步骤里,必须谨慎费神的看着火势,人力的原始动力,才明白原来很多东西并不如我们想象中那么简单,都能以高科技取代。

我好喜欢这只狗狗,它仿佛如同乡下的小孩般,玩乐与泥堆中,越是污浊越是自在。

这们行业渐渐走入夕阳,试问问,有多少家户还在以木炭熬汤?木材煮饭?我很幸福,家中一老,还能为全员熬汤,能喝下一碗碗精心熬制的汤水,胜比任何的宝贵财宝,感恩。

运输也需等到旁晚时分,这全是刚运上岸边的红木,船只慢慢的驶入,海水涨潮时刻才能搬运。借着海水平线,搬运也省了不少劳力。

红树杆,长于沼泽,这一栋栋的树干削皮消叶后,等待送入烘炉里头密封,加温。

烘炭需要不眠不休、日以继夜的全天蒸发树干内的水份。促使每个步骤和程序都不能错乱,就连时间表都是那么的简陋传统。

蜡烛溶解烧尽,也需驱走黑暗的恐惧,宁愿牺牲小我,完成大我的意愿。就算木炭成灰烟散,与火魂搏斗都是注定,拥有相样的命运!

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: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UA-6758842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