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本很想结束这个北京的稿子,换点话题,可是就在海底深处找到些黑白照,回想起这些零零碎碎的画面,记忆突然涌了起来。

大家能像他们这么恩爱吗,一直到老?一对夫妇能携手到老,不是谈何容易,要佩服我家老爹和老母,两人越大越顽童,至于恩爱就有得探讨。

布列松大师喜欢用几何图形来形成一张有构图的照片,而我喜欢用比例来把多余的画面删除,来拼出个专注点的构图,没有对与错的,只要能拍得好就行!

距离是恐惧,对于我这台老相机,要以这样的距离拍摄,随时会出事。欲望让我走得更近,更近。

瘀在北京大陆能随时抽,随地抽,随便抽,这是否有点过份?烟客们就是这么没有被管制,我也有点看不下去。

那天再次乘搭地铁,公干期间难得能自由行,哪能放过瞬间的对焦凝视?就算在等待的途中,我还不停的按,像是笼中释放的狮子,看见猎物就捕抓!

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: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UA-6758842-3